我的心灵流放地

秋光留不住,毕竟冬流去

在漫长的萧索来临之前
请记得万物曾经斑斓怒放的样子

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

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

没有信用卡没有她

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

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

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

在街上,在桥下 在田野中

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

地坛公园晨跑。跑过了东南西北中,发现所有地方都是属于老年人的。
或者说,八九点钟的太阳,其实是老年人的。
青年们在哪里?
在四面八方涌来的水泄不通的车辆里,
在每一辆挤到爆炸的地铁里。
青年们都在忙着赶路。
他们看见过阳光,却没法拥有阳光。
然后,他们从地铁口密密麻麻的摩拜ofo里骑上一辆,在阳光中分散涌入各个写字楼。写字楼里,没有阳光,只有12小时不休的日光灯。

奥森总能寻到寂静无人的一片,尽情领略秋天

天天都在犹豫,去不去游泳啊,去不去游泳啊,去不去游泳啊。
每天都没去。
真是身不由己啊。
先把其他事情做完吧。

想着双亲尚在贫寒,自我根基未稳,我又岂能安眠?
然不安眠又如何,想想自己面容,若无安眠滋养,必定加速老去
不安眠又如何,此一刻做不了任何,为了明日能多赶路,此时必须安眠

醉心之蓝

一健硕老太推着车,一路豪迈歌唱:
像你这样的一个nan人,
让我辗转难入睡……
后座传出童声二重唱时,我禁不住行了侧目礼。
谁家花朵,敢于直面如此放飞的歌曲。
老太抛下英雄一笑,展翅上车,消失于胡同口。余音随之远去。
留我路人,当街凌乱。

稍一软弱,就被人乘虚而入,差点成千古恨

晨跑北海
夜游,还是北海

六点起来开窗关空调,六点半被雨声惊醒。难怪,梦里我里面夏装外面羽绒服,撑伞走着还瑟瑟发抖。
梦里单身逍遥情绪流转,醒来已儿女成群😄

1 2 3 4 5
© 树熊的画像 | Powered by LOFTER